人生就是博手机版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咨询热线:13856234120

产品展示

当前位置: > 人生就是博尊龙 >

穿行在丝路上的画家夫妇

穿行在丝路上的画家夫妇
  • 产品名称:穿行在丝路上的画家夫妇
  • 产品简介:赵映岚赵奕赵友萍赵以雄赵永康赵永军赵彝斋赵一恒赵银鸥人生就是博尊龙向西,出了京城,过了石景山,就到了门头沟人生就是博尊龙人生就是博尊龙。对那里的司机们来说,一提到水闸,他们很快就能想到画家村。来到画家村,只要看到屋外一辆破破烂烂的吉普车,

产品介绍:

  赵映岚赵奕赵友萍赵以雄赵永康赵永军赵彝斋赵一恒赵银鸥人生就是博尊龙向西,出了京城,过了石景山,就到了门头沟人生就是博尊龙人生就是博尊龙。对那里的司机们来说,一提到水闸,他们很快就能想到画家村。来到画家村,只要看到屋外一辆破破烂烂的吉普车,不用问,这里准是画家赵以雄、耿玉昆夫妇的居所了。

  200多平方米的房子对北京画院的赵以雄人生就是博尊龙、耿玉昆夫妇来说,还是小了些。20多年来,17次奔走在丝绸古道上,创作了5000多幅国画和油画,速写6000余张,200多平米的屋子又怎能盛得下!

  多少年了,有关丝绸之路的点点滴滴早已成了他们生命的一部分。自费到丝绸之路考察、写生。回到北京的家,又重新阅读与丝绸之路有关的书籍,向前辈请教。反反复复,一遍遍穿行在丝绸之路上——那里是他们魂牵梦绕的地方。

  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从小对丝绸之路抱有向往之情的赵以雄终于在1975年的秋天踏上了西去的列车——那时,中国历史博物馆借调他绘制一幅天山的油画。这不就可以在天山写生了吗?他小心翼翼地写下申请,没想到领导很爽快地就答应了人生就是博尊龙。当晚,他就急匆匆地买下了火车票。

  很久没拿起画笔了。丝绸之路上的雪山风光、大漠流沙、西域风情让他激动不已。积蓄多年的感情从他的笔端倾泻出来,四个多月,他一下创作了《天山》、《火焰山》等四五十幅作品。

  1977年,这批作品在中国历史博物馆展出。当人们还在红、光、亮的样板画中环步的时候,他的画作以清新、自然的笔调自然引起了人们的关注。赵老师给我们讲起偶然嵌入他眼帘的一幕:一位美院的教师向吴冠中请教,询问这画该如何画。吴冠中把他拉到赵以雄的画作前说,“就照着他的方法画”。

  丝绸之路,唤起了他的创作欲望。在他眼中,“丝绸之路几千年的历史和绵延数万公里的路程是很大的画,一次根本画不完”。回到家,他对妻子耿玉昆说:“我们一起去画画吧。”那时,妻子在北京画院工作。每年也有一定的创作时间。从此,夫妇二人一起走上了丝绸之路。

  按照原来的打算,他们本想创作一幅长卷。但到了新疆,他们却发现,情况变了。上次还能看得到的遗迹却在一点点被破坏,甚至消失。“我们成了最后一批看到这些古迹的画家了。”痛心之余,他们能做的,也就是用画笔留下这些景观。

  这次,他们决定沿中国最大的沙漠——塔克拉玛干考察。这是一个冒险的决定。朋友们都劝说他们不要去了:在这段路上,有几百公里的无人区。那里有流沙,路不好辨认,什么事情都会发生。“一定得去!”无论朋友怎么说,他们初衷不改。越是偏僻,就越要去,那里的古迹保存得一定很好,两位老人要把它们记录下来。他们的诚心折服了当地的政府,给他们穿越无人区提供了最有力的帮助。

  那年的除夕,他们来到了敦煌,也敲开了敦煌常书鸿先生的家门。“那是一个决定性的夜晚。”耿玉昆老师对我们说,“常先生一张张翻阅他们环行大漠的写生作品,一边分析讲解。”

  现在,两位老人仍记得常先生的儿子陪同他们参观480个洞窟的情形。天很冷,就着昏暗的灯光,他们暗暗庆幸,这是多么难得的机会,只有他们三个人,还有常先生的那条小狗在下面静静地等待他们。这是那个春节最开心的事。

  走在丝绸之路上,想起历史上曾经的金戈铁马,现在却是一片萧然,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忧古之思骤然而生。《弓月城》、《阅微草堂笔记》就在平淡的笔触间告诉人们这里的每一段过往。这也是他们创作与众不同的地方——观人所未观、想人所未想。

  1989年秋人生就是博尊龙,他们又自筹经费,自驾212吉普车,由北京出发,完成了以长安为中心的东至日本京都奈良,西达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全线考察,从而填补了我国丝路学术研究的空白。

  两人的创作风格,一个雄浑壮阔,气势磅礴;一个质朴天真、庄重脱俗。在丝路长卷中,相得益彰。

  走了,看了,画了,经历了,思考了,这样20多年的生活历程在今天的年轻人看来,应当是很酷的,但对两位老人来说,却是沉重厚实的。年近七旬的两位老人依旧忙个不停,该托裱的还得裱,该订框的还得订框,这些作品就是他们的孩子!

  “我最大的希望就是建立‘丝绸之路’美术馆,使得这些画作得到很好的收藏和保护。”我们默默地祝福老人,希望生活再次带给他们惊喜,就像那只神奇的孔雀落户他们的住所一样。

相关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