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就是博手机版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咨询热线:13856234120

产品展示

当前位置: > 人生就是博尊龙 >

燕之屋《时光里》丨年近90岁的她有近万幅画作为何只展示不售卖?

燕之屋《时光里》丨年近90岁的她有近万幅画作为何只展示不售卖?
  • 产品名称:燕之屋《时光里》丨年近90岁的她有近万幅画作为何只展示不售卖?
  • 产品简介:赵银鸥赵以雄赵映岚赵域人生就是博尊龙赵永康赵雍赵永勃赵永军赵友萍耄耋之年,开始创业,守着近万幅画作但坚决不卖,一心想建能向公众开放的丝绸之路艺术馆,这是丝路画家耿玉琨从不松口的倔强。近日,由燕之屋特约播出的中国之声人物专栏《时光里》专访丝

产品介绍:

  赵银鸥赵以雄赵映岚赵域人生就是博尊龙赵永康赵雍赵永勃赵永军赵友萍耄耋之年,开始创业,守着近万幅画作但坚决不卖,一心想建能向公众开放的丝绸之路艺术馆,这是丝路画家耿玉琨从不松口的倔强。近日,由燕之屋特约播出的中国之声人物专栏《时光里》专访丝路画家耿玉琨,讲述她与丈夫赵以雄为何对丝绸之路如此着迷,甘愿跋山涉水、历尽艰辛,画下近万幅画作。

  从1975年开始,耿玉琨和老伴赵以雄在近40年的时光里,20多次走上“丝绸之路”写生、考察、创作。走过8个国家,238个城市,行程50多万公里,写下800多万字的笔记,收集整理临摹了流失国外的1000多幅高昌壁画。“我和老伴赵以雄最大的心愿,就是把近万幅的作品展现给大家。我们的原作是不卖的,这是老伴的遗嘱,也是我将来的遗嘱。”存在画室的近万幅画作,如今就是耿玉琨心心念念的“孩子们”。

  赵以雄四年前去世,耿玉琨把“顽强地活着”当作最重要的任务。她每天会登记画作的资料,通过社交平台讲一幅幅丝路画背后的故事,制作艺术衍生品,所有的努力,都只为等待丝绸之路艺术馆建成落地的那一天。“我要把这近万幅作品展现给大家,传承丝绸之路上的精神”。

  半生心血,尽在丝路。很多人不解,这夫妻俩为什么要一次又一次地踏上丝绸之路?“保留了几千年的古老的遗迹,以比较快的速度在消失,我们就想尽画家的一点责任,用画笔尽量多地记录丝绸之路现有的面貌。”赵以雄生前留下的视频资料里给出了这样的答案。他曾不止一次感慨,丝绸之路就是有一种魅力,让去过的人魂牵梦绕。

  1975年赵以雄第一次前往新疆时,原本只是为了完成一幅天山的油画作品。可当他踏上新疆的土地,这片热土的色彩、声音、自然、历史让他恍然来到另一个世界。他从乌鲁木齐到伊犁,再到塔什库尔干,他脚下飞快地走,笔下尽情地画,雪山牧场、戈壁瀚海,他看不够,更画不完。

  拿着一沓画作回到北京的家,他激动得不知道该跟妻子从哪里开始说起。耿玉琨至今记得丈夫进家门时的神采飞扬,记得他什么都想分享的语无伦次,更记得他一脸认真说的那句话:在史书上看丝路,只能见到隐约闪现的光辉;真正踏上丝路,你才会对它肃然起敬。你是画家,丝路需要你和我一起去画人生就是博尊龙。

  3年后,夫妻俩扛着画板出发,坐了80多个小时的火车,前往新疆。那一年,赵以雄44岁,耿玉琨43岁。“在公路上跟我们一起往西北走,有很多油田的设备,钻井机。听说国家要开发,找石油。要发展了是好事儿,我们俩一商议,那就先去塔克拉玛干沙漠转上一圈,看看开发前都有什么风景”人生就是博尊龙,丝绸苦旅就这样从环行塔克拉玛干沙漠启程。

  那些年,夫妻俩每天饿了吃馕,渴了喝烧开的雪水,不觉得苦;每天坐了汽车等驴车,坐完拖拉机等骆驼,不算苦;等不到回程的车,晚上和考古队刚发现的干尸共处一室,在没屋顶的房子里任寒风把沙子刮得满头满脸都是,不以为苦。后来省吃俭用买了吉普车,完成了以长安为中心的东至日本京都奈良,西达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的全线考察,在战乱的伊拉克听见枪声四起,路上遇过雪豹、狼群,耿玉琨如今都当成笑谈。

  对于夫妻俩的壮举,吴冠中先生说:“我每次看到赵以雄风尘仆仆地背着大捆大捆的油画时,心里都是感动的。他们是匍匐在泥土里寻找前人的脚印,在狂风流沙中倾听前人的声音。”

  赵以雄、耿玉琨夫妇用万幅画作留存丝路瑰丽,传承丝路精神,令人肃然起敬。在中国博大精深的文化长河里,燕之屋则颉取中华千年*燕窝养生文化(*“早在唐代我国就已用瓷器与北婆罗洲大尼亚岩洞所产的燕窝进行物对物的交换,交换品也成为了宫庭的御用珍品。”《药物与人》August 2000(Vol13)P349),通过匠心与科技的完美融合,打造更健康、更安全、更营养、更美味的高品质好燕窝,守护万千国人的健康生活,发挥企业力量,致敬中华文化。

  赵以雄生前的一段视频影像里,有朋友问他,丝绸之路那么多地方,你觉得在哪里画画最危险?赵以雄脱口而出:唐古拉山口。5400米的高海拔,夫妻俩没想着早点离开,反而打开画架开始写生。耿玉琨心大,多危险的地方,依然照睡不误。赵以雄担心妻子睡得太沉,会因为缺氧导致醒不过来,于是就一夜不睡。过一会就要喊一声耿玉琨的名字,耿玉琨在睡梦中不慌不忙地应答:我还活着。

  丝路上醉人的异域风情令人目不暇接,满眼都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有“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壮丽,有“北风吹雁雪纷纷”的浪漫,也有萍水相逢的陌生人笑容里流淌的善意,更有常书鸿这样的人生知己,让夫妻俩对丝绸之路愈加迷恋。

  1979年的除夕,耿玉琨和赵以雄匆匆赶到敦煌莫高窟,见到了敦煌文物研究所所长、被誉为“敦煌守护神”的常书鸿。得知他们刚刚环行完塔克拉玛干沙漠,常书鸿兴奋不已,在灯下眯着眼睛看了他们一幅又一幅画作,爱不释手。那一晚,炉火通红,三个人围炉畅谈。赵以雄后来总跟耿玉琨说,在他心里,那一年的春天,是从除夕那个晚上开始的。

  让赵以雄、耿玉琨更为惊喜的是,大年初一,常书鸿拿出莫高窟的钥匙,答应让他们进入洞窟,一次看个痛快。敦煌的冬天,寒风透骨人生就是博尊龙。夫妻俩不记得他们裹了多厚的衣服,只记得打着手电筒进洞窟那一瞬间的鼻酸眼热,记得每天一大早带着水和干粮进洞窟,天漆黑了才肯出来。常书鸿先生养的那只叫“虎子”的黑狗,常常趴在洞外,一等就是一天。考察日记里记下两个人同样的心境:当洞窟的大门一个一个为我们打开,我们好像跌进了艺术的宝库。那富于变幻的线条,那瑰丽的色彩,那不可捉摸的神韵,都使我们魂不守舍。

  漫漫丝路上,赵以雄、耿玉琨夫唱妇随,生死与共的爱情令很多人动容。徜徉在美妙的西域风情中,俩人各自支开画架,将天地美景定格,互不干扰,又彼此欣赏,任再多的苦与痛,都烟消云散。赵以雄曾跟耿玉琨说,万一你在路上发生不测,我会带上你的骨灰盒,放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继续走完丝绸之路。耿玉琨听了大笑,我不敢想你要没了怎么办,我只想着我们能成功地走下去。

  耿玉琨曾经也遗憾,年轻时因为营养不良人生就是博尊龙,刚四十出头,牙就掉得只剩九颗,自然也无法奢望拥有孩子。如今早已释然,一辈子做了一件值得做的事,一生爱了一个值得爱的人,白发苍苍时,还能留给世人一屋子的画作,还有力气给梦想画个句号,此生无悔。燕之屋*26年专注高品质燕窝(*燕之屋指燕之屋企业),始终践行“一碗好燕窝,滋润天下人”的初心,在未来也将全力以赴成就高品质燕窝,让时光一同见证这份爱的滋养。

相关产品: